您現在的位置:?风暴魔域飞天助手 >> 生活頻道 >> 文化 >> 文化大話堂  >> 正文

风暴魔域哪个职业厉害:一部《紅樓夢》,是江南性情文化傳統之大成

风暴魔域飞天助手 www.dyrgy.icu 來源: 文匯報 詹丹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风暴魔域飞天助手 www.dyrgy.icu   1904年,當王國維在上海印刷的《教育世界》雜志發表《紅樓夢評論》,當他試圖以個人的欲望主體來解釋小說中的人物情感和悲劇命運時,我們發現,一個建立在現代意義的“紅學”帷幕,在近代江南的中心地帶的上海被輕輕拉開了。于是,理解《紅樓夢》與近代紅學的展開,聚焦于上海的江南地域文化,開始成為一個繞不開的話題。這是近代紅學的起點,也是江南文化的新發展。

  姑蘇和金陵,是生活在京城的賈府中人的故鄉和他鄉

  《紅樓夢》在確立賈府所處的北方京城這一基本活動地點的同時,江南的一些重要城市,特別是姑蘇和金陵兩大城市,也不時得到呈現。

  金陵南京,作為賈家的發跡地,體現出在京城為官做宰一干人等的鄉土之根,也代表著歷史上的賈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曾有過的繁榮。所以,一方面,當賈政痛打寶玉惹怒了賈母,賈母可以大聲吆喝回南京老家來威脅賈政。另一方面,王熙鳳也可以在與賈璉的奶媽聊天時,夸耀他們王家以往在南京接駕時的富庶與榮光。而這一老宅,在賈雨村眼光里,又顯示著別樣的意味:

  去歲我到金陵地界,因欲游覽六朝遺跡,那日進了石頭城,從他老宅門前經過。街東是寧國府,街西是榮國府,二宅相連,竟將大半條街占了。大門前雖冷落無人,隔著圍墻一望,里面廳殿樓閣,也還都崢嶸軒峻;就是后一帶花園子里面樹木山石,也還都有蓊蔚洇潤之氣,那里像個衰敗之家。

  雖然賈雨村強調的是賈府的衰而不敗,但其敘述的內容卻被古董商人冷子興演說的賈府歷史所籠罩,于是,門前的冷落無人,與六朝遺跡作為一個廢都的氣氛協調起來,為京城中的賈府,營造了一個特殊的頗具歷史感的參照點。

  如果說,江南的石頭城相對于京城更是具有歷史的意義,是時間的參照,那么姑蘇則更多的是地域性的、空間參照。

  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病逝揚州,由賈璉帶著黛玉扶柩回姑蘇老家。及至賈璉回來,在鳳姐面前夸獎香菱的美貌時,被鳳姐嘲笑往蘇杭去過一趟的人,還這么像沒見過世面似的。一個久住在京城的人,把去蘇杭視為見世面,雖然這話不能十分當真,但至少也說明了,蘇杭這樣的城市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?;蛘咚?,在當時,即便有京城這樣的地方,把繁榮富庶集聚在一起,使得其它城市無可比擬,但是,對于京城里的人來說,還有一個他鄉異地的神奇性,讓他們存有念想。異地女子的風采,也許會更具誘惑性。所以,當元妃省親需要準備演戲班子時,賈府也是派賈薔等去姑蘇采辦教習和演戲的女子的,甚至老祖宗帶劉姥姥進大觀園坐船游樂時,劃船的船娘也都是從蘇州選來的。

  故鄉總是把人心收攏來的,他鄉是把人心放飛出去的。南京和姑蘇,就是生活在京城的賈府中人的故鄉和他鄉。

  當然,城市,不僅僅是一種景觀,不僅僅是一種意象,城市中生活著的人,構成了城市的靈魂,當他們離開各自生活的城市而進入到新的環境時,原有城市留在他們各自身上和心靈的烙印,似乎并不能如同他們走出地界一樣的完全擺脫。

  《紅樓夢》第五回寫賈寶玉神游太虛幻境,在金陵十二釵正冊看到十二位女子,除開同胞姐妹、嫂子等人外,與其關系最密切的女子主要有四位:薛寶釵、林黛玉、史湘云和妙玉。寶釵和湘云來自南京,黛玉和妙玉來自蘇州。把這四位女性的性格氣質細細梳理,我們發現,人物的性格與其相應的江南地域特色,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系。林黛玉的風流裊娜中體現出的靈秀氣,與薛寶釵的鮮艷嫵媚中所體現的端莊氣,是與蘇州和南京兩個城市各自的風貌息息相通。再把蘇州人妙玉和黛玉分一組,南京人史湘云和寶釵可以歸入另一組,那么,妙玉和黛玉的孤僻、使性子但又重情感(如妙玉遁入空門仍不能完全擺脫),或許不僅僅是因為兩人后來都成了孤兒,家庭無助的環境決定了人物的性格,一個更大的蘇州城的地域性環境,是否也或多或少對兩人性格的形成,起到一點微妙作用?甚至讓我們猜測,這其中是否也有著作者本人對城市人物性格的一種模式化認識(如同為蘇州女子的藕官和菂官假戲真做,齡官對賈薔的一往情深)?而薛寶釵和史湘云共有的那種豁達大度,是否也多少透露著石頭城曾經作為帝王之都的器局和韻味?這些江南城市地域與紅樓女性的復雜關系,都是饒有趣味的話題,值得深入討論。

上一頁 1 23下一頁
相關新聞
晴雯之死是“作死”?《紅樓夢》里還藏著這些秘密

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5日電(記者 上官云)“還有什么可說的,我不過活一日是一日,活一刻是一刻了。我知道,我橫豎活不了三五天,我就好回去了。”87版《紅樓夢》里,當晴雯說完這番話時,寶玉已經哭得泣不成聲。   晴雯是《紅樓夢》的重要人物。有人認為,晴雯是無辜屈死;有人說...

一部《紅樓夢》,是曹雪芹對李商隱的應和

《紅樓夢》第四十回中有這樣一段描寫,黛玉說自己最不喜歡李義山(李商隱)的詩:   寶玉道:“這些破荷葉可恨,怎么還不叫人來拔去?”寶釵笑道:“今年這幾日,何曾饒了這園子閑了一閑,天天逛,那里還有叫人來收拾的功夫呢?”黛玉道:“我最不喜歡李義山的詩,只喜他這一句:‘留得殘荷聽雨聲。’偏你們又不留著殘荷了。”寶玉道:“果然好句,以后咱們別叫拔去...

王熙鳳在放什么貸

旺兒之子看中王夫人房中的彩霞,求親卻碰了一鼻子灰,原來趙姨娘早已私下許諾彩霞當賈環的“屋里人”。眼前有高枝可攀,怎會將小管家的兒子放在眼里,更何況他“吃酒賭錢,無所不至”,大管家林之孝還正在找機會收拾他呢。于是旺兒媳婦請求王熙鳳干預,王熙鳳很快便傳來彩霞的娘強行定親,“彩霞之母滿心縱不愿意”,也只得應允。   旺兒家是“王家的人”,王熙鳳的...

重評《紅樓夢》兩岸交流論壇在臺北舉辦 白先勇任總策劃

中新社臺北6月13日電 由臺灣大學和趨勢教育基金會聯合主辦、作家白先勇擔任總策劃的“新世紀重評《紅樓夢》兩岸交流論壇”13日在臺灣大學舉辦。兩岸紅學學者共同與會,從版本、哲學、文學等角度研討《紅樓夢》。   據中央社、聯合新聞網等臺媒報道,白先勇致辭時表示,臺灣上一次開《紅樓夢》論壇,已是1980年代的事,希望此次論壇能讓大家對《紅樓夢》的學術地位有...

白先勇:我恨張愛玲沒有讀懂《紅樓夢》后四十回

中新網蘇州4月27日電 (記者 鐘升)“張愛玲曾說過人生有三大恨,一恨鰣魚多刺,二恨海棠無香,三恨紅樓無完本。我則恨張愛玲沒有讀懂《紅樓夢》的后四十回。”26日晚,臺灣著名作家白先勇造訪蘇州誠品書店,以“正本清源說紅樓”為主題,闡述了自己對《紅樓夢》程乙本與庚辰本之爭以...